2012年3月18日,年僅22歲的@走飯 臨終前發布了最后一條微博:“我有抑郁癥,所以就去死一死,沒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拜拜啦。”

  這條微博后來成了一個“樹洞”,容納了各種傷心、絕望、痛苦的情緒。直到現在,平均每一兩分鐘,依然就會有網友到這條微博下留言,評論條數已經超過100萬。

  通過互聯網干預有自殺傾向的“網絡原住民”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研究員朱廷劭對曾給@走飯 微博寫評論的4222人做過調查,這些表達過自殺想法的人,并不是說一說而已,其中超過60%的人有過自殘行為,并有真正的自殺企圖。后來,朱廷劭團隊研發了一套AI系統,通過大數據等方法識別評論者是否有自殺企圖。截至目前,已經識別了近40萬條評論。

  朱廷劭團隊在微博上的官方賬號是@心理地圖PsyMap 。每當檢測出有自殺意圖的賬號,@心理地圖PsyMap 就會發去一條私信:“你現在還好嗎,情緒狀態怎么樣?”此外,還有一系列提供幫助的渠道。

  有網友曾在接到私信后回復說:“謝謝在我身陷泥潭之時拉我一把。”

  9月10日是世界預防自殺日,朱廷劭說,現在90后、00后基本上都是在互聯網的伴隨下長大的,通過互聯網去干預這些有自殺傾向的“網絡原住民”更便利,同時效率也更高,因為可以在檢測到危險信息后第一時間聯系對方。

  重度抑郁癥患者會伴隨自殺傾向

  世界衛生組織發布的《全球青少年健康加快行動:促進國家實施指導》顯示,自殺和自殘引起的意外死亡是2015年全球青少年第三大死因,約造成6.7萬人死亡。自殺人群低齡化的趨勢令人擔憂,接受朱廷劭調查的有自殺傾向者中,高中生占比接近30%,初中生接近15%。

  國家兒童醫學中心、北京兒童醫院精神科主任崔永華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我國關于兒童少年心理行為問題全國范圍內的數據還在統計之中,但是國內一些省(區、市)和很多其他國家已有相關的流行病學數據。崔永華說,結合各方數據,兒童心理行為問題的患病率一般為15%~20%,抑郁癥患病率約為1%~7%,而重度抑郁癥患者則會伴隨自殺傾向。

  崔永華說,只有兩類人會“心甘情愿”地去自殺,除了有幻覺、妄想等癥狀的精神病患者,更為常見的是抑郁癥患者,因為他們常常會感到絕望、活著沒有意思。崔永華介紹說,自殺是青少年的第三大死因,日常所聽說的學生跳樓事件,許多都是抑郁癥引起的。

  崔永華曾經接診過一名剛上大學的學生,患有重度抑郁癥,自己待在家里不愿意見任何人,包括父母。他們家里是二層閣樓,他住在一層,平時吃飯,都是爸媽拿一根繩子把飯從二樓吊到一樓,放到窗戶邊上,這個孩子吃完飯再把餐具放到窗戶邊,爸媽再把碗筷吊上去,連上廁所他也在自己的臥室解決。

  就這樣在家里休學兩年,爸媽無奈,在他的飯菜里放了安眠藥,趁他睡著的時候,把他“綁”到北京看病。這位患者告訴崔永華,他覺得人生沒有任何意義、很無聊,他平時待在屋子里上網也只是為了打發時間,他很想自殺,只是因為怕疼所以沒有實施。

  崔永華是中國醫師協會青春期專業委員會委員,他告訴記者,平時我們說的青少年是指18歲以下的孩子,但是因為發病原因、病征相似等,中國醫師協會青春期專業委員會認為24歲以下都是青少年。

  學會區分是青春期叛逆還是抑郁癥

  崔永華說,從醫學角度來說,抑郁癥的發病原因并沒有被完全確定,比較公認的說法是遺傳因素和環境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遺傳因素似乎發揮更大的作用,環境因素則會成為這個疾病的誘發因素。

  對于青少年來說,最主要的環境因素之一就是家庭,崔永華解釋說,父母的教養方式不良、家庭不和睦、父母離婚或者是父母的性格比較焦慮抑郁,都可能會影響孩子的情緒。

  重度抑郁癥的青少年容易有自殺傾向,但在還沒有發展到重度抑郁癥階段時,有一些癥狀會表現出來。崔永華介紹說,抑郁癥前期會有一些情緒和行為的改變,比如易怒,甚至經常和父母、老師對抗;學習成績下降,因為孩子注意力差了,記憶力減退,逐漸對很多事喪失興趣,包括對學習,他們不愿意寫作業,不愿意上學,由此導致逃學、每天沉迷于網絡游戲,夜不歸宿、離家出走,這些都是重度抑郁癥常見的早期行為之一。

  由于這些行為和青春期的叛逆很相似,因此很多家長都不覺得孩子得病了,耽誤了治療。如何區分二者呢?崔永華說,一個很重要的標志是,是否影響社會功能。一般孩子的叛逆會偶爾和父母吵架等,都是很正常的,但是都不會耽誤學習和生活。

  自殺干預切勿說教和指責

  朱廷劭團隊曾對已經確認死亡的微博用戶進行過調查,發現他們在微博上互動更少,更加關注自我,在情緒上有更多負面表達,非常抑郁、焦慮,他們使用表示死亡的詞更多,表示未來的詞更少。朱廷劭解釋說,有自殺傾向的人微博表達也會類似。朱廷劭發現,通過干預,有自殺傾向的用戶談論死亡的次數降低了,談論未來的次數增加了,對未來抱有更大的期望,這說明他們的干預發揮了作用。

  雖然兩年多來,朱廷劭團隊在自殺干預方面有了成果,但是他覺得這種模式是否真的合適還需要進一步研究。“因為自殺干預如果失敗的話后果很嚴重,生命是無法挽回的。很多人聽到自殺干預都會有一種很崇高的使命感,但是我覺得還是要慎重,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我們沒有辦法真正地處于他們的環境、了解他們的想法。有些我們覺得有用的觀念,對他們不一定有用。”

  在自殺之前,一個人會釋放一些信號,常常會做出一些反常舉動,比如一個摳門兒的人忽然把東西送給別人,一個情緒穩定的人忽然有劇烈的情緒變化等,而且這些變化一般都找不到理由。朱廷劭表示,如果發現身邊有人有自殺傾向,要學會傾聽,或者可以嘗試和他直接討論一下生死的問題,一定不要講大道理、說教,甚至指責。有自殺傾向不是錯誤,對于孩子來說也是如此,要首先和孩子一起接納這種想法,對他表示尊重,然后再和他一起克服這個困難。

  朱廷劭說,自殺干預是一件很嚴肅的事,如果方法不對,有可能這次干預成功了,暫時阻止了對方自殺,但對方內心更堅定了自殺的想法,只是過一段時間再實施。所以朱廷劭建議遇到有自殺傾向者,應盡量尋求專業的幫助。崔永華也建議,應該將有自殺傾向的人送到醫院進行干預治療,尤其對于那些重度抑郁癥患者,往往需要藥物治療或住院治療,普通的心理干預發揮的作用有限。(記者 劉昶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