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特教老師,是一場修行,我會一如既往,堅持到底。”近日,由中國殘聯、教育部、交通銀行聯合舉辦的2019年度“特教園丁獎”頒獎典禮在上海舉行,甘肅省天祝藏族自治縣民族師范學校附屬小學教師宋玉蘭的一句話道出了全國99名獲獎者的心聲,引發臺下觀眾雷鳴般的掌聲。

  “特教園丁”們的故事感動著每個人的心靈。

  牽起手,讓愛陪你一起走

  2004年7月15日,帶著一顆愛心,宋玉蘭興致勃勃地來到天祝民族師范學校附小,接手這所普通學校新設立的聾啞兒童特教班,轉崗為一名特殊教育教師。

  那一年,《2004—2010年西部地區教育事業發展規劃》出臺,明確提出以特殊教育學校為骨干,以隨班就讀和普通學校附設特教班為主體,進一步推進殘疾少年兒童義務教育普及。

  雖然有著各種各樣的心理準備,當宋玉蘭見到特教班第一批18個孩子時,還是傻眼了:年齡從6歲到16歲不等,沒有進過一天校門、沒有受過一天正規教育,全部來自農村貧困家庭,沒有人走入過他們的無聲世界……

  有著十幾年教學經驗的宋玉蘭沒想到,第一個難題并不是研究教學。特教班是寄宿制的,不同年齡的孩子聚在一起,互不相讓,到處亂跑。到了晚上,他們又因為想家不肯睡覺,又哭又鬧。宋玉蘭抱抱這個、哄哄那個,等孩子們全部入睡時,她也要累得睡著了。

  宋玉蘭轉崗遇到的“第一課”,同樣發生在山西省渾源縣特殊教育學校80后男教師張鵬身上。

  在普通學校做教師時,張鵬主動要收一對聾啞兄弟到自己的班級隨班就讀,一直帶到孩子畢業,也從此與特殊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2012年,渾源縣籌建特教學校,他主動請纓參加。第一批學生有44人,因為全封閉寄宿管理,孩子們兩星期回一次家,張鵬和其他3名教師輪流住校照顧,一晃就已經7年了。

  “我們學校的創辦,讓廣靈、靈丘等周圍縣市的特殊孩子也都有學上了。”說起這個,張鵬的臉上帶著孩子般的笑容。

  特別的愛,送給特別的你

  “選擇了特殊教育工作,便選擇了堅守。”1973年12月,陸振華從蘇州地區師范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去創辦蘇州地區昆山聾啞學校。上崗的第一件事,是跟著建筑隊一起運木頭、搬磚頭,修建校舍。

  兩年后,陸振華又和其他幾名教師一起去創辦常熟聾啞學校,之后他當了教導主任,后來又被任命為副校長。20多年間,他堅持住在學校里,經常和男同學同住一個宿舍,和孩子們一起勞動、打籃球,大家親切地稱他“啞父”。

  從校長崗位退下來之后,陸振華致力于常熟全市特殊教育普及工作,每天奔走于各鄉鎮學校之間,組織呼吁更多人支持特殊教育。他主導成立特殊教育指導中心,推動增設特教班,開設社區特殊教育咨詢室,組織近百名志愿者送教上門。到2017年,常熟84所普通中小學都有了特殊教育資源教室,義務教育階段特殊兒童入學率達到了100%。第二年,他主持的“縣域‘特教班’融合教育運行模式的構建與實施”項目榮獲基礎教育國家級教學成果一等獎,被譽為融合教育的“常熟模式”。

  如今,他推動練塘鎮開辦了職業高中特教班,并希望在常熟市的東西南北中部各建一所“零拒絕”的特教職業高中,嘗試為重度智障兒童探索職業出路,努力推動殘障兒童15年免費教育的普及。

  47年的堅守,最讓陸振華感到幸福的是,他培養的學生毛屹青,也成了一所特教學校的教師。他覺得,聾人教師與學生的溝通更能直抵心靈,教師自強不息的經歷本身就是學生最好的教科書。

  處處精心,給孩子更好的呵護

  “為防止強烈聲音的刺激,教室走廊的玻璃都是雙層隔音的。”雖然地方很小,上海市徐匯區董李鳳美康健學校的校園環境布置得處處精心。近年來,學校生均公用經費遠遠超過了國家規定的6000元標準,孩子們學習生活條件有了明顯改善。但讓徐健最揪心的事,是怎樣用更加專業的方法給盲、聾、智障、腦癱、自閉癥等各類特殊兒童提供適切的護理和發展指導。

  1994年,徐健從徐匯區中心醫院重癥監護室的一名護士轉崗到學校當保健教師,本以為工作會變得輕松一些,沒想到她的監護對象增加到了200多人,她為全校每名學生做了一個健康登記本,從早到晚忙個不停。

  來校第二年,徐健聯系徐匯區中心醫院為學校孩子上門體檢,一下查出了3個孩子有心臟病,而之前他們的家長都不知道。徐健真正感受到醫教結合的重要性,是送一名癲癇發作的學生到醫院,還好搶救及時,才挽救了孩子的生命。那一刻,她深深地體悟到了特教教師肩頭的重任,孩子們的健康不僅要救護,更需要日常的防護。

  不久,她報名參加了華東師范大學特殊教育教師培訓,考取了教師資格證,成為一名具有雙師資質的復合型教師。

  在醫教結合的大背景下,徐健開始了學研結合探索,和學校總務后勤工作人員、食堂經理、保育員組成項目組,認真觀察每一名學生的身心特點。“身體有差異,心靈無距離。做一名特教教師,我真的很幸福。”徐健說。(記者 任朝霞)